玉足缠绵[连载小说,共28节]

  [复制链接]
情感砖家 显示全部楼层 |浏览次数:371780 发表于 2017-2-27 01:03
先哲说过这样的话:上帝都是公平的,给你关了一扇窗又会开另一扇。
  这话用在她赵子濡身上似乎不假,站在镜子前面,她将自己的脸看了又看,终究还是那张平凡,扎在人堆里不起眼的模样。
  从小到大,要说她有什么能引人多瞧上一眼,那便是她的肤色,赵子濡生的白,白的出奇,好像一白就遮了所有的丑,整张脸也显得清秀起来.
  见过她的人对她的所有第一印象是:这孩子生的真白。
  白,不是白血病的白,是白里透红的白。
  然而和赵子濡熟识的人便不会这样说,提起她,第一个便脱口而出的反应是:赵子濡的脚生的真白,这下可不是白里透红的白,而是通体剔透的白。
  再有,赵子濡生了一双小脚,还不是一般的小,室友笑笑看了一本清穿小说后立马对她说道,赵子濡你要是带着这双脚穿越到清代准是个美人的命。
  赵子濡当时也笑啊,说笑笑言情小说看多了,脑子进水了不是。
  可是她的脚小是真的,小到上街买鞋逛了整整一街都找不到合适大小的,她母亲一气之下领她去了儿童鞋店,可怜了赵子濡上大学的人,还要经常穿着童鞋去上学。
  躺在床上,赵子濡将自己的双脚靠在墙边,白晃晃的,她就一直看着,还欣赏起来,又心想这一双脚生的是好,可于她又无用,这毕竟是21世纪,谁还看着脚找对象。
  突然就生出些感慨,感慨这脚的美怎么不生到脸上去,感慨了片刻,赵子濡又立马坐起身来,呼了口气,穿上拖鞋去洗漱。。
  看来上帝有时也不一定公平,起码,不是人类自身想要的公平。
  大二升大三这年暑假,赵子濡待在家闲得发慌,同寝室兼上铺的好友林欢来A市旅游,打电话给赵子濡请她出来玩。
  一听是去网吧,赵子濡急忙推说母亲不让去,这是事实不假,但她不想去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自己,从小到大,她一直是家长眼中的乖乖女,老师眼中的好学生,虽然成绩一直不上不下,总归是默默无闻的一类,也不想太出类拔萃,何况她天生没那个命。
  别人都说平凡人有平凡人的幸福,赵子濡是平凡,但她从来不知道所谓的幸福在何处。
  挂了电话,母亲正好推开房间的门,便看见她一脸泄气地躺在床上,书桌上的东西被她弄的乱七八糟。
  “一回来就给我添乱。”赵子濡的母亲张梅,属于正宗的家庭主妇,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,都说赵子濡的眉眼像极了母亲,都是一副温和的面孔。
  张梅一边抱怨着,走过去理了理书桌上的物品,回身坐在床上,看着自家姑娘说道:“王颜阿姨的儿子吴桦从国外回来了,还带了个媳妇回来,没多少日子就要结婚了。”
  赵子濡突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,动作之大,床都被她弄的摇摆起来。
  怎么一下子就要结婚了。
  张梅只当她是因为欣喜,继续道:“这倒是快得很,那年出国的时候我看他还只是个好伙子,一下子都要娶妻了。”
  张梅眉眼弯了起来,似是想到了什么趣事,“我都还记得你小时候和他穿着开裆裤在家门口树下玩的场景,这孩子,一下子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  母亲还在继续念着,赵子濡却听不下去了,她只是木然的呆住,什么反应都没有。
  “王阿姨说你自小与吴桦关系好,这次便想叫你去给做做伴娘,添个喜庆。”
  赵子濡也没听清母亲说了什么,只是点点头。
  天空依旧很蓝,几朵云彩漂浮在空中,照进赵子濡的双眼,有种透明的澄澈。
  听了母亲的一番话后,赵子濡再也坐不住,提了包就往楼下跑,吓得她母亲急忙追出来,被她打发了回去。
  昨日仿似梦一般遥远,咿咿呀呀念着儿诗的日子,穿着开裆裤在院子里跑跳的日子,当真是一去不复返了。
  自小她便羡慕青梅竹马的故事,长大后才知道她和吴桦哥哥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,这才明白故事和现实的差距是那样的大。
  年少时候,有的是天真,有的是烂漫,他们也曾玩过摆家家的游戏,童心无畏,那时候天不怕地不怕,现下想来倒真觉得可笑。
  赵子濡是平凡,成长的经历也是淡如水一般,长到如今唯一浓墨重彩的一笔便可以算是吴桦了,年幼时的她在自己心上埋了一颗种子,一颗开不出结果的种子,早早的夭折了。
  她自小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抱负,这和吴桦这种立志要干出一番大事业的人是不同的,他们的人生轨迹一开始就朝着两条道路运转开来,等到赵子濡明白过来时,也不算太迟。
 
  吴桦比赵子濡大了三四岁,在赵子濡上小学的时候,他已经上了初中,她上初中时,他在上高中……
  他们的一生,也许是注定不该有太多的交集的。
  这倒也好,赵子濡正升高中时,吴桦正好远赴重洋,出国留学,恰恰断了赵子濡的念想。
  一切都是那样自然而然,赵子濡虽然是个平凡人,却毕竟是个明白人。
  深吸口气,平复了心情,似乎清醒了不少,赵子濡这便往回家路上走,正巧林欢又打电话来了。
  “子濡啊,我现在在A市,你就出来陪陪我吧,我在这里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的,就只认识你了。”。
  赵子濡自小便听不住别人说撒娇话,何况是自己的好朋友,她耳根子软的很,林欢才开口没说几句话,她也不知怎么就立马答应了。
  “这样,你来林虹广场吧,我在那等你。”说完话对方就立马挂了。
  拦了一辆的士,急忙赶向林虹广场,谁知路上堵车堵得厉害,在红路灯处便再也进不得半分。
  偏偏旁边的车子又赶得很,硬是要往前挤,的士大哥大骂一声,背重重地向后一靠。
  林虹广场就在不远处,赵子濡见的士大哥这番姿态,断然决定下车,谁知刚打开车门,便看见右边一辆黑色的宝马车奔驰而去,完全无视交通规则。
  赵子濡只扫了眼,便看见了车牌号,数字好得出奇,一下子就记下了。
  发愣的瞬间,身后再度传来的士大哥的大骂声,赵子濡只得快快关了车门,省的惹火烧身。
  走到广场,却一时不见林欢人影,眼睛探寻了片刻,听到身后有人在叫自己,一回身,眼睛惊得没掉下来。
  林欢身着一件白色的礼裙,□浪的头发放下来,手提蕾丝小提包,一副淑女气息。
  要不是她对着自己笑得那样欢,将她名字叫得那样顺,赵子濡只怕自己是认错了人。
  。
  平日在学校他们都是学生打扮,没有一丝逾越,而且林欢平日最爱穿一身运动装,谁知出了校门……
  再看看自己,从上到下,没有一处不是学生装扮,看到脚上,更是痛心,粉色的巴拉巴拉运动鞋赫然穿在脚上,那样刺目,不知道的人定以为是小学生迷了路,等着家长来领。
  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,赵子濡恨恨地想着。
  林欢忽视她惊讶的眼神,径自越过人朝赵子濡走了过来,牵起她的手便往广场里面去。
  林虹广场算是A市的较高档的广场了,尤其对学生来说更是如此。
  一楼多是化妆品专柜,林欢拉着她在这附近转悠。
  赵子濡没带什么钱,而且她长到这么大,也很少自己去买化妆品,平时用的最多也就润肤霜,都是母亲给她准备好的,所以来这种专柜,还是第一次,赵子濡只当自己是个陪客,陪着林欢看这看那。
  “小姐,这是我们兰蔻最新出的一款面霜,很适合您的皮肤,您可以试一试。”柜台小姐笑容满面迎了上来,给她们推荐。
  赵子濡好像听过这个牌子,却从来没有看过,也没有用过,此时听得别人推荐,倒是觉得新鲜。
  她正看在兴头上,林欢拉拉她的手,“走了。”
  一回身,才发现林欢手上多出了两条包装袋子。
  一眨眼的功夫,她已经买了两样东西,赵子濡心中惊叹,也只得继续更着她走。
  乘着电梯到了二楼买鞋专柜,赵子濡找了软椅,坐了上去,看着林欢在一排排鞋子面前忙碌着。
  倏地一瞬间,林欢递了一双极小的凉鞋过来示意赵子濡穿上看看。
  凉鞋是大红色的,很衬赵子濡雪白的双脚,鞋顶镶了一颗亮闪闪的珠子,没过片刻,赵子濡便穿上了,在镜子前面照了照,引得身边连连赞叹。
  这鞋店竟有自己适合穿的鞋子,这么小的尺寸。
  林欢说:“买下了,这鞋穿了真太好看。”
  赵子濡正要说话,却见林欢已经去柜前开了张票子,拿在手中对她道:“等着,我去付钱。”
  这怎么能叫林欢付钱呢,赵子濡有些不好意思,可是一换好自己的鞋子,林欢已经付了帐回来了,提过店员递来的包装袋放到她手上。
  赵子濡知道这不是便宜的礼物,连忙推却,两人堵在门口,店员又上前说道:“小姐这鞋子真的很适合你,这种鞋子是限量版的,一般人也穿不下,这是唯一一双多出来的。”末了又赞叹道:“小姐的脚生的真小啊。”
  “这双鞋分明就是为你准备的,你不买谁买,只不过我提前帮你买了而已,脚生的那么美,成天穿着运动鞋多不透气啊,而且你鞋子也旧了,这双就当你今天陪我我回赠的你,好吗?”林欢的眼神楚楚,赵子濡别无他法,只好答应。
  又陪着林欢去了楼上,看着她出这出那,手上的东西一样样多了起来,直到她提不住了要求自己帮忙。
  赵子濡有些怔忡,作为一个好好学生,她自然是没见过这种阵势的,便是陪母亲逛街,也从未来过这种广场,他们家算不上有钱,顶多衣食无忧,吃得用的都足了,奢侈不起来。
  平日里在学校和林欢接触虽多,也一直以为她是个简朴的学生,这会又发觉自己对林欢的认识太过肤浅,心想着,说不准,她家很有钱。
  可赵子濡是没有心思去琢磨别人家庭背景的,她这个人不像有些女生那样八卦,说穿了,也就是单纯,朋友都说,赵子濡什么都不缺,就缺了个心眼,这话很真。
  一趟下来,看看手表,已经是下午五点。
  这个时间母亲肯定已经做好了饭在家等她,她看看意兴未至的林欢,不知道怎样开口。
  恰好这时林欢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  听她接起电话,嗯嗯了半天,放下后就拉着自己往出口处走。
  “林欢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。
  “我帮你拦辆的士,你自己回家,我晚上会打个电话给你。”
  赵子濡还要问她住在何处,却已经被推进了出租车内,只听“啪”一声,两人就此阻隔。
  今天不知道是什么日子,来的时候堵车,去的时候堵得更是厉害。
  赵子濡坐在车后,百无聊赖,从车窗向外看去,天空竟不知何时下起了蒙蒙细雨,一丝丝串珠般,落在人的心头。
  回想了一下今天的历程,突地想起那双红色镶钻凉鞋来,立马往手上看去,这才发现手中空空如也,什么东西也没有。
  竟是落在了林欢那里,赵子濡有些小失落,但瞬间又恢复自己的情绪。
  她是很喜欢那双鞋子,但她也知道一个道理:是自己的东西,总是自己的,不该属于自己的,永远也不属于自己。
  车子终于动了,在一阵小雨下过后,天空洗净碧色,更显纯净
  赵子濡眼神流连于车窗外美景,正出了神,谁知道倏地一下,司机猛地一刹车,赵子濡重心不稳,狠狠地向后靠去。
  抬头时看到一对情侣手牵着手,旁若无人的从前面走过去。
  今天到底是出了什么霉头,赵子濡抚手哀叹道,一抬头,又看一辆黑色的宝马车从眼前穿过。
  似曾相识
  仔细一看,却不正是来时的那辆。
  车牌号都是E8888。


玉足缠绵
 回到家已经是六点半多,想着免不了挨一阵批,谁知一打开家门,母亲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。1/28 123456下一页尾页

丝袜视频|恋足视频|踩踏视频|舔脚视频|丝袜美腿视频| 恋丝会

GMT+8, 2019-10-16 04:20 , Processed in 0.113026 second(s), 33 queries , Gzip

本站的所有图片 视频均属原创 仅供本站VIP会员下载 版权归本站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
内容经过严格审查筛选 "绿色街拍 阳光街拍" 绝不含任何色情的内容

© 2002-2022 Comse 网站地图 Discuz JPK5.Com ©

.
.